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我對這個世界的記憶,是從我穿開襠褲的時候開始的。 那時候我家還住平房,公共廁所離家大概有300米,因為家裡院子大,我大便都是在院子裡進行(正如雷鋒叔叔報告中稱常年在農村的房前屋後撿小孩的大便),然後喊我媽給我擦屁股,後來我怎麼也想不起來是怎麼學會自己擦屁股的。 兒時印象中覺得媽媽身材魁梧,很有力量,能挑兩桶水(我們住的地方沒有自來水,每天定時中午供水)。 上幼兒園的第一天是她送我去的,我不讓她走,她說回家拿毛線,在學校織毛衣陪我,結果我被騙了。以後的日子都是我自己上學去的,再也沒有讓她送過,但條件是每天給我一塊錢,能讓我在路上的小賣部買奶糖。 每週媽媽都會帶我去一次洗澡堂,起初並沒有性別意識,因為我上幼兒園的時候是男女共用廁所,可時間久了,看著滿池子下面跟我不同的人,我漸漸有了害羞的感覺。便不願去公共浴池洗澡,改在家裡,用一個足夠裝下我的大盆洗,媽媽會搓遍我的全身,可我怕癢癢,所以敏感部位都是自己搓。 小時候成績一直很好,她也從沒操心過我學習的事,那時有個好習慣,放學回家就寫作業,然後跟同學出去玩,別的孩子總有父母管著不讓出來,可是我一次都沒有。 我很少跟她要錢買玩具,我的玩具都是哥哥玩過的,那陣子正是《變形金剛》熱播的時候,我特別喜歡看,在商店裡見到有賣玩具的,吵著要她給我買,不買我就賴著不走,結果是我賴著不走,她走了,可在我回家的時候,她已經把玩具給我買回來了。 我比較淘,膽子大,有回看見桌子底下有一片炸饅頭,我愛吃,就用球拍勾了出來,卻不知道上面撒了耗子藥,媽媽正在給哥哥洗臉,看見我一手拿球拍,一手拿炸饅頭片吃的津津有味,顧不上哥哥的一臉香皂沫,抱起我就往醫院跑,醫生拿一根又粗又長的管子插進我胃裡,好在有驚無險。 剛回北京的那年,身邊一個小朋友都沒有,從未體會過的孤獨感讓我對這個城市充滿厭惡,我討厭二年級就談戀愛,我討厭同學之間勾心鬥角,我討厭老師有偏有向,我討厭他們跟我一樣的年紀卻說著與這個年齡不相符的語言。於是,她帶著我滿京城的轉,動物園、自然博物館,很多地方都是我第一次去,再去的時候都是陪女友,好在去過,不至於在女友面前像個土鱉。 在我初中的時候,因為情感問題,嚴重違反校規,校長擬將我開除學籍,她冒著大雪,拉著我每天找校長,希望給我一次機會,校長躲著不見,終於在第四天見到了校長,念在他和我媽同是當年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插過隊,故給了我一次機會繼續讀書。我還清楚的記得媽媽當時含淚苦苦哀求的眼神。 因為我哥哥今年都31歲了,所以她比我的同學家長都大,很多時候會被同學誤以為是我的奶奶。其實她確實看著也比同齡人顯老,可能是經歷的太多吧。我的媽媽確實沒有享過什麼福,她一輩子沒旅遊過,很少在外面吃飯,偶爾跟鄰居打打乒乓球,更多的時間都是在看電視劇,每天下午北京影視頻道有個英雄劇場,都會播警匪片,說實話拍的真的很爛,可她卻看的津津有味,每集必看,看完就忘。 雖然看了這麼多年電視,可她連遙控器還不會使,只會換台和調音量,有次給我打電話說家裡電視壞了,買了一個新的,我回家一看,原來是舊電視按了定時關機。手機更不用說了,我教不會她,她眼睛也不好,有點斜視,領了殘疾人證,可以免費乘坐公共交通,但卻遺傳了我一雙明亮的雙眼,讓我有機會去考飛行員,當然最後一項高血壓160的事就不提了,我只想罵人。 我上大學之後,因為住校,她一人在家就很少正經做飯,本來胃就不好,好一點的東西都吃不了,偶爾吃點油膩的就會吐,從春節過後,身體消瘦的厲害,我給她搓背的時候都不敢使勁了。看著她精瘦的身體,站立不能,真的很像那年我的姥姥,面無血光,皮膚乾燥,情緒也變得不穩定。 在醫院的病房裡,護士給每個病人發一個玩具小動物,一捏眼睛就突出來,用來加強病人手部的血液循環,隔壁老太太拿了一隻奶牛,可是這奶牛做的鼻子有點大,像豬,老太太也是回民,說什麼也不要,老太太耳朵特別不好,我和護士勸她半天,確實是牛,不是豬。我媽拿了一隻老虎,像個小孩一樣擺弄著,可她手沒有力量,捏一下只能讓一隻眼睛突出來。 醫院的飯菜做的沒有味道,她不愛吃,我從家做好飯給她送去,她胃難受,吃不了幾口,剩下的我替她吃光。她躺在床上,我做在床邊,她摸著我的頭,看著我,不說話,眼圈紅著,我也想哭,可是我忍住了,低頭大口把飯吃完,然後出去刷飯盒。 我在樓道,看見宣傳欄裡,有病人寫的相互鼓勵的話,我看到有病人獨自站在窗台,在想些什麼。我回到家,夜深人靜的時候,踢到桌腳,下意識的想到別把她吵醒,才意識到家裡只有我一個人。 我回想起跟她吵架的情景,前一秒還在面紅耳赤,下一秒就去給我洗衣服。小時候對她許過的願望,將來一定要如何,一定要怎麼樣,卻忽略了,這麼多年,我一直沒有停下腳步,好好的看她一眼,她就已經老了,老的很快。 她是一位普通的母親,對我沒有要求,對兒媳婦也沒有要求,唯一希望我平安健康,我開玩笑說:“媽你現在多舒服呀,天天躺著,有小護士伺候,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我都想跟你換!” 我是真的想跟她換,大二的時候獻過血,獻血證上寫著直系親屬可以免費用血,卻沒想到,今天這項優惠政策就用上了,本來我身體裡流的血也是她給的。 百善孝為先,論語云:父母在,不遠遊,游必有方。 我哪都不去,陪著你。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常常在日出前冷寂的夜裡醒來。推開窗,大地悄悄,人間像是罩在一個孤絕的夢裡。有薄涼的風輕輕襲來,風裡彷彿挾著印度浪人含硝酸味的歌。街道非常冷清,兩側的樹寂寞地立正。遠處有車子駛過,車燈射出兩道光圈,不經意檢閱著樹們的年輪。 白天是川流不息的街道,如今空空蕩蕩。兩旁的街燈顯得淒愴。在這樣冷清的夜裡,我走過一根一根燈柱,風拂去,卻沒能帶走我心底的神傷。感覺夜幕垂得很低,低得彷彿可以伸手觸及星星潮濕的臉。 一隻老狗在遠處的路央豎起後腿向天空仰望成象。它彷彿知道自己來日無多。它低聲的嗚咽,在風聲裡流蕩成蒼茫的絕望。 每次,我嘗試以編織冥想的夢境來抗拒夜的降臨,但卻往往從夢中跌落,嘗著切膚刻骨的痛楚。是。沒有情傷的日子最是逍遙,但情傷似乎也是人生的一幅風景。我沉默。我把自己交給了造化。 該來的自然會來。若不能入眠,何苦翻覆眷戀於枕衾的溫暖?擰開燈,披上夾克;熄燈,開門,我真正踏入夜的領域。今夜,我打算挽一把風與不遠處的一叢修竹低語、和星月傾談,一訴情愫。 此時開始有雨絲飄落。夜裡最怕有淅瀝的小雨。噢,雨絲落在身上,每每叫我憶起杯觥交錯的那一個晚宴。樂聲起,我牽攬著你輕舞。你的笑靨像湖水一般光燦地在眼前晃動。就那支華爾茲,在彼此心底蒂下第一顆愛情的種籽。哎,那已經是遠去了的歲月,那年華如過境的江水,早已經渺無蹤跡了。每次聽到 Olivia 唱的 Slow Dancing,我無不跌入飄忽神傷之中。 今夜的風吹落的樹葉不多,但卻也墮地有聲。記憶裡有太多艷花在風中凋落,又被流水洗濯淌去,臨走時還吐盡嬌媚,染紅了一溪綴麗的水流。記得有人打遙遠的北方走來,一經邂逅即揉成金石般的感情,風雷電劈都為之徒然,當真始料不及。然而此時此刻的我,即使對著當年的一道溪流揮手,也揮不去隔水斷橋的愁情。 那段在狂濤巨浪裡共撐小舟的日子仍然殘留在記憶裡,怎想幾年工夫,你走了,浪花碎了,濤聲無法依舊。我始終無法釋然。 記得嗎?你曾引用什麼人的句子說:請為我丈量你的愛,我不在乎長,我要深,請給我你最深的情。我當然還記得,你說這話的時候,我們挽肩並行在那條熟悉的小徑上。當時你還說月亮催促我們走長長的路。可現在,月隱去了,我心頭卻有難以言表的悵惘。 遠處的天際已經抹上一小片魚肚白,樹影漸漸泛出灰白的迷濛。我該回去了。 我該回家了。或許這個時候,她已經開著一屋子的寂寞,倚在門檻,一臉惶惑地等我。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保險絲是保證安全用電的。它的熔點比普通電線低。在家裡用電太多,或電壓很高的時候,就會把它燒斷。這樣,室內外的電路也就被切斷,強電進不到室內,這就保證了家用電器不會被燒壞,或不發生火災。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今天是我跟寶寶走過的第六百二十三天,回想起來我們的感情經歷了太多的磨難。 柏拉圖的愛情,分居兩地備受思念的煎熬,只要一方有時間我們都會去看望對方,我們為對方城市的賓館業、為民航、鐵道部做出了很大的貢獻。由於當時雙方的工作都是很忙,我們還會抽出時間旅遊度假,真是苦中有樂,那時的我們感情堅不可摧,即使當中有些小的摩擦我們也會很快化解最終排除各種困難寶寶來到了我的身邊;到了大城市,生活、工作節奏都加快了,我們的工作都很繁忙,幾次的出遊計劃都由於工作原因擱淺。到了一起之後多的是平靜的愛而少了原來小別後見面的激情,由於工作壓力大有時我們也會把工作的情緒帶回家裡,真的想找個合適的時間出去度假、休息,給我們的愛再充充電。 想這六百多天,每一次的相聚都歷歷在目,想想自己是一個幸福的人,老傢伙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遇到了寶寶,老天爺也很眷顧我們,讓我們從原來的普通朋友發展為知心愛人,忘了當初是誰先打破了這個寂靜,也可能是當初的一個眼神一個對視吧,無論怎樣我真心謝謝寶寶的愛,謝謝他陪伴我走過的這623個日日夜夜,我們還會繼續的走下去。

| 9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一直都在你的身旁,從未走遠。 你看不見我,我的味道早已飄散。 有時候我會很想你, 思念就在心底滋生蔓延, 盛開出一大片冰藍。 有時候我也會把你忘記, 跟著我的影子漸漸模糊雙眼。 你那明媚在三月裡的容顏, 是我此生難化的夙願。 我一直都在你的身旁,從未走遠。 你觸摸不到我,我的身體早已不見。 獨自居住在長滿鳶尾的山坡, 我孤獨的靈魂 那溫柔傷痕在裡面悠然綻放。 我獨存著一縷氣息。 在看不見你的每一天, 苟延殘喘。 你那燃燒在冬日裡的溫暖, 是我永遠無法到達的彼岸。 你一直都在我的心底,從不改變。 你感受不到我,我的炙熱早已將自己焚散。 有時候我會孤單, 你總在我的記憶裡遊蕩延綿。 有時候我也會黯然, 是一種淺紫色的幽怨, 在秋日陌上隨葉漸遠。 給我一個陌生的停滯空間, 和大把大把可以用來荒蕪的時間。 就讓我在這流年裡無聲祭奠。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好些年沒下那種棉花飄飄的雪了。 老屋的卯樑上、穿枋上一定還騎著大砣大砣的高粱穗把子。那些鋪雪的冬天,許多灰雀、陽雀,還有一種小個子喜鵲,就悄悄飛到老屋的屋頂下,啄食豐碩的高粱顆子,直到看見貓兒跳上樓來,它們才噗噗溜走。 而今已是好多個冬天,老屋雖然一年年仍舉著紅紅的高粱砣子,仍然敞著屋側舊茅草苫搭成的籬牆,仍然在北風中等待著,卻不見鳥兒們再來覓食。老屋空蕩蕩的,像門首巴巴望著兒女歸來的老母親。 這座老屋是父親一手造就的,一點一滴都浸潤著父親的汗水。老屋全木架構,最初蓋在屋頂上的是二十多年前的一種芭茅草。那草一人多高,長著竹節似的鐵桿兒,夏末秋初,它們一簇簇箭矢樣的草籽還專揀人畜的衣服、皮毛往裡扎。那時候的父親多麼年輕啊,他領著一樣高大的我的母親,帶著乾糧,來到河谷,把那些芭茅草一把一把割下,鋪陳在白亮白亮的草茬上,晾曬在乾乾淨淨的陽光裡,頭天割一天,二天就去收攏、打成捆子,一捆捆背回家。母親在屋簷下遞草,父親趴在屋頂,把接過的草把子用竹條將草稍軋牢在陡斜的屋面上,草根向外,一層層從屋簷往上直蓋到房梁。這樣忙活好些天,厚實的屋頂算是蓋成了,接下來,要趕在秋收之前編好堆放糧食的竹篾笆樓,紮好那剩餘的芭茅草打成的遮風過冬的草苫。而這些家什,不消幾年的風吹日曬、雨淋霜打,就又需更換一回,為此,父親練就了一身蓋茅屋的好本領,不久前,鎮上修“農家樂”的一位老闆還特來聘他老人家前去指點幹活。 秋天了,一筐又一筐的包谷從地頭收回來,一砣又一砣的高粱從地頭扛回來,老屋的主人是不會得閒的。包谷們嘩啦啦從四面八方彙集到竹笆樓上,金黃金黃。白天,有斜照進來的陽光,它們就懶懶地曬著,有從老屋還來不及遮草苫的四壁孔隙刮進來的秋風,它們就寂寞地吹著。只有到了陰雨天,父親才會支起三角木的支架,在竹笆樓底下架上炭火,烘烤糧食。而實際上,老屋漏進來的秋風和陽光,早已把大部分的糧食晾乾,這時候的炭火倒是把包谷堆烘得像被窩一般暖和。記得好些回,因為淘氣頂撞父母,為躲避一頓好打而直到深夜不敢回屋睡覺的我,就悄悄緣著老屋的簷柱爬進竹樓上的包谷堆,弄響包谷個子後生怕母親聽見還趕緊學一聲貓叫。其實母親早聽出究竟來了,她只心疼地“睜一隻眼閉一隻耳”罷了。 很多時候,老屋都是寂寞的,除非是屋下燃起濃煙滾滾的柴禾,熏得竹笆樓底的蚊蠅嗚嗚亂竄,蜘蛛突突搖動。由於後來煤與柴禾混燒,老屋的大灶小灶都未設煙囪,煙火不僅熏動這些小生命,也燻黑了整個的竹笆樓和樓枕木,尤其那竹條和樓枕上的煙塵,烏黑烏黑,黏黏的,油油的,天氣突變的時候還會醬油一樣一滴滴落下來,這時父親會說,“要下雨了,老房子像人的老腰板、老關節,靈驗得很哦!”父親拿老屋的煙塵作天氣預報的確準得很,屋子和人像有著同樣的呼吸。其實細想下來,大概是這樣的:那煙塵本來吸水性極強,濕度一增大,煙塵就吸了空氣中的小水滴,自己吸飽了,先稀了,穩不住,掉下來了。這樣的情況下,暴雨天氣多半接踵而來。 一天裡的寂寞時光,老屋就只有和小生靈們作伴。母雞生完蛋了,紅著臉又叫了一陣,直叫得壁縫裡透進的幾縷太陽光帶內翻飛起塵土來,把光帶的邊界映得方方正正、清清楚楚。等這些灰塵慢慢靜下來,斜斜的光帶由西往東慢慢挪移、慢慢變直,母雞們又都進了牛圈,跑到早晨還臥著反芻草料的牛兒壓凹下去的那些個淺坑裡,不聲不響勾頭掏糞去了。這些時辰,老屋的確是寂寞而祥和的,她可以眼睜睜的,看著屋側瓜架上架著的洋瓜秧是怎樣把綠得讓人心跳的觸手一寸寸攀上木樓來。 是啊,無論一年中的哪一刻,老屋都同時是寂寞的,又是充實的。竹笆樓上總有些熏得烏紅的包谷,再上一層的卯樑上、小天樓上,總掛著高粱棵子、毛豆角等雜糧,而樓下的一間間小木屋,切分成豬圈牛欄、雞棚鴨捨,以及和糧食堆差不多高的土糞垛子,緊挨牛欄的房間,還擺著父親陳舊的木床。就這樣,老屋的懷中同時擁抱了這許多生靈,連同那大口咀嚼過不知多少糧食的齊腰高的石磨台。屋內隨處可見的蜘蛛,倒是一種益蟲,它們從不與人爭搶糧食,倒常將前來偷糧的飛蟲們捉了吃掉。因此,只要不攔通道,我們約好了,是不會傷害它們的。等棉花飄飄的雪一鋪下來,蜘蛛們也都縮回洞中休眠去了,只等來春枝頭萌動、春陽爛漫時,它們留在屋角的繭一朝咬破,萬千蛛仔從中懸著游絲、蕩著鞦韆,歡呼雀躍、急急匆匆湧出來了。 不久前,我好不容易又回家探看了一次老屋。因為父母年前就遷入老屋旁邊的磚石新居,而且正準備來我工作的小市鎮,眼下的老屋像又陳舊了許多,側山的茅草苫子垮了好幾處,蜘蛛們仍舊急急織網將那空洞填補了一些,但似乎總忙在了秋風之後。屋中的磨台早已拆走,石磨被抬到院外的梨樹下。我看著這曾令我們驚奇不已羨慕不已的大嘴巴和它曾經轉動不停的上下頜,它還不算鈍的牙齒從此停下一圈圈的咀嚼了。老屋十多年前換上的石板屋頂上,如今也沒長什麼青苔了,屋頂原先的青苔也在頻繁的乾旱中滅跡。我懷念那一朵朵碧綠的青苔,它們的茂盛正是雨水豐沛的好年成才可以見到的。 眼下的老屋是太寂寞了,也太蒼老了。我似乎還隱隱覺出,老屋對我隱忍了一絲輕怨。我是在老屋裡面出生的,並在老屋裡一寸寸長高、一頁頁讀書,老屋最熟悉我的每一絲鼻息每一次心跳了。可是年前,我們硬是把老屋裡的家神請到了磚石新居中,以至於我的婚禮上,我們對著家神行拜禮時,就已經將老屋冷落一旁。是啊,眼下,我又能對著老屋說些什麼呢?這輩子只會讀書的我,看來只能像震川先生那樣,在心中將尚未被拆遷的老屋默默壓作一沓永不褪色的書籤,留住她蒼茫的三兩剪影罷了。

| 1st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人總是在矛盾中生存,在矛盾中成長,“有時候,有時候,一切都會有盡頭,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時候,寧願選擇留戀不放手,等到風景都看透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只是,也許這只是一個夢而矣! 幸福和快樂總是短暫的,當一切煙銷雲散後,剩下的便只有孤單落寞和迷茫…… 它做了個夢。在一片生機勃勃,孜孜不息的土地上,幽幽的丁香花開了,絲絲的香甜飄進鼻孔。鳥兒們在樹間做了巢,每天啁啾地唱著,嬉戲著……它一天一個枝葉地生長著,和群鳥在蔥蘢的樹木裡追逐;和小溪邊的黃鶯一起扭動身姿,婉轉地跳躍著;和懸崖邊的青松“粉身碎骨渾不怕,只留清白在人間”的大義凜然比對著……還有花團錦簇的串串紅、虔誠的向日葵、嬌小紅艷的小番茄,都在陽光下閃爍眨眼。 秋後的陽光暖暖的,純淨的光芒打在它們身體的輪廓上,彷彿鍍了一道金邊。歲月無情,它不會厚待任何一個角色,也不會虧欠任何一個心靈,就像陽光一樣。太陽一出來,就帶來了無限的光明,無論你多麼的悲傷,無論你多麼的不想被照耀,它都會不可阻擋地到來,你不能不去面對。而陽光,決不會因為誰更喜歡就多給誰一絲,也不會因為誰不喜歡就少給一縷,它是公平的,公平得甚至有些殘忍。你會拒絕一個新娘的微笑嗎?同樣,它也不會拒絕一個罪犯的眼淚。 人是個很奇怪的動物,很多時候是會被情感牽著走,即使走錯了,也不想回頭。也許,只有走過的人才知道,那是怎麼的一種感受。 我想,是我太投入了吧!進去容易出來太難,也許進去時的所有幸福和快樂還抵不住出來時的傷痕纍纍,可是,人卻不可能沒有感情,即使知道結果會傷痕纍纍,也要不顧一切的為愛赴湯蹈火,這也許就是愛的力量! 愛已經到了盡頭,還是希望這日子早點結束吧!愛不是佔有,要倆個人相愛那才叫幸福…… 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地我會發現,我已經不在是我自己,心中全充滿了仇恨,難道這就是愛的結果嗎? 文章來源:AndrewSullivan.com |魏得勝的BLOG | 生活是一齣戲,記下她的點 |好父母的BLOG | 汪安穩的BLOG |﹏`暖暖部落格 ●′ | 殺伐→用真情感動自己 |mm180的BLOG | 老張的BLOG作坊 |九州出版社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當然,我並不懂咖啡和音樂,我迷戀的只是那種味道。 飄溢的咖啡濃香,流淌的低吟輕唱,心事如午夜花開無聲,靜謐中只有翻動書頁的嘩嘩,或者輕敲鍵盤的滴答。思緒和感念象陽光下透明的蛛絲網,輕薄,透明,絲絲縷縷,佈滿心的空間。能承載什麼呢?或許只有輕微的迷惘,些許的懷念,如蜻蜓立於荷花般,做一時停留,慰片刻心歡。 於是,我是如此喜歡被咖啡和音樂浸淫的此刻,可以披想像的翅膀,左右你溫情的目光。 黃昏的陽光有穿越的感覺。穿越厚厚的時光塵埃,穿越漫漫的山水溝壑,那裡會有一扇緊閉的門扉,毫無保留為我洞開。現實在這一刻成了虛幻的佈景,置身屬於自已的舞台中央,盡情隨性,自導自演。 曾經的恣意輕狂,像斷線的風箏,飄向連眼光都無法觸摸的地方。手心尚留一絲餘溫,在咖啡和音樂的撫慰下,在冰冷的手心甦醒,瞬間又體驗到,和你溫潤的手掌相握時的心跳。喜悅和快樂,如早春的細雨,歡快的灑下甘霖,活潑了流水淙淙,點染了柳綠花紅。 站在充溢著咖啡和音樂的時光兩端,思念成了那只擺渡的船。小小的船艙,盛滿晶瑩透明的情感。淡淡的,真切的,濃烈的,細膩的,敏感的,不經意的??那些點點關懷,絲絲溫情,鑽進不曾設防的心,倔強的嘴角的曲線,向上一彎,變成紛紛揚揚的笑顏。 於是,那些不曾被歲月風霜改變的臉。那些怎麼走都走不完的牽絆。會在此刻,清晰重現。 還是會停下翻動的書頁,用手指劃過張愛玲的這段文字:如果情感和歲月也能輕輕撕碎,扔到海中,那麼,我願意從此就在海底沉默。你的言語,我愛聽,卻不懂得。我的沉默,你願見,卻不明白——無知無覺的,把這段話默默的對你念了一遍再一遍。 並不要什麼回應。其實,那結果一點都不重要。欲醉而未醉,半夢而半醒,我們的心,都清醒地認得來時路,歸去路。 只要在某些時刻,在咖啡和音樂的時光裡,看到你,聽到你,或者,僅僅只是感覺到你,那麼請相信,我還是會在這裡,流連忘返。 文章來源:Zero Four: U.S. Elections Blog |香榧藝術BLOG | Isabel Blog |唐棣的部落格--在路上 | 當年明月的BLOG |朗朗書房的BLOG | 阿禾愛萌的BLOG |Good Morning Silicon Valley | 小麥madge |石家莊糖尿病醫院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到達新澤西州後,吳鷹身上只剩下27美元了,他決定先從最苦最累的搬運工幹起。   做搬運工時,吳鷹和一些越南難民、國內偷渡客在一起,每天都承受著繁重的體力勞動。高強度的勞動讓他精疲力竭,他真有點支持不住了。一天,大家都休息了,老闆卻指名道姓讓吳鷹進倉庫把粘在老鼠膠上的死耗子摳下來。原來,為了防止耗子在倉庫裡肆意橫行,管理員就放了許多老鼠膠在角落裡,老鼠一旦粘上就無法脫身。但死耗子的屍體不及時清理,就會發臭。   「為什麼別人都可以休息,卻讓我一個人去幹?」吳鷹心裡很不平衡,但他卻沒有理由不去做。當捏著一隻隻軟綿綿的死耗子時,吳鷹的胃裡一陣又一陣地翻騰,差點把吃的東西全吐出來。   吳鷹心裡很不是滋味,想想在國內自己是受人尊敬的大學老師,雖不十分富裕,但起碼還有社會地位,千辛萬苦地跑到美國,難道就是為了幹這樣的活?   望著一堆死耗子,吳鷹咬牙在心裡發誓:不在美國弄出點名堂決不回國。   半年後,一則招聘廣告引起了吳鷹的注意,當地一位著名的教授要招一名助教。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收入豐厚,又不影響學習,還能接觸到最先進的科技資訊。但當吳鷹趕去報名時,那裡已經擠滿了人。   經過篩選,取得報考資格的各國學者有30多人,成功的希望實在渺茫。考試前幾天,幾位中國留學生使盡渾身解數,打探起主考官的情況來。幾經周折,他們終於弄清了內幕——主持這次考試的教授曾在朝鮮戰場上當過中國人的俘虜!   中國留學生們一下傻眼了:「看來,中國人肯定沒戲。只有最愚蠢的人才把時間花在不可能的事情上!」他們紛紛宣告退出。   吳鷹的一位好友也勸他:「算了吧,別自討沒趣了!多洗幾個盤子,好歹也能掙點兒學費!」但吳鷹還是如期參加了考試。他當時也沒抱太大的希望,但他想,自己連死耗子都摳過,還怕這個做過中國人俘虜的考官?吳鷹的自信使他很放得開,完全融入助教的角色中。   「OK!就是你了!」當教授給吳鷹一個肯定的答覆後,微笑著說,「你知道我為什麼錄用你嗎?」吳鷹誠實地搖搖頭。   「在所有的應試者中,你並不是最好的,但你的自信心卻遠遠地超過了他們,他們看起來好像很聰明,其實不然。我需要的是一個很好的助教,沒必要扯上幾十年前的事。我很欣賞你的勇氣,這就是我錄用你的原因!」   走出考場的吳鷹立刻被同學們圍了起來。聽說他被錄用了,那幾位中途退出的留學生後悔不迭:多好的機會被錯過了!後來吳鷹才聽說,教授當年是做過中國軍隊的俘虜,但中國士兵沒有為難過他,他至今還念念不忘。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切忌快速減肥:快速減肥成功後,很難維持減肥的效果,理由是快速減肥方法,不屬於自然生活習慣。 ·餓的時候,就是身體燃燒脂肪的時候:這時候運動30分鐘至l小時,燃燒脂肪的效果最佳,運動後要注意補充水分. ·每餐慢吃細嚼:這是滿足食慾和減少食量的最佳方 ·切忌貪睡:每天睡7小時足矣,睡眠時代謝率最低.能量消耗最少,膽固醇和脂肪的合成量大增,少吃貪睡也會長胖。 ·糖分和油量夠了就好:減少每日糖分(飯面)和油脂的攝食量.是減肥的必要方法。 ·不喝炒菜楊:此湯含油量高,易吸收,非常容易讓人長胖。 ·休閒時間,少吃東西:休閒時代謝串低,熱量消耗少,食物熱量應酌予減少。 ·不吃宵夜:睡前進食,熱量最容易轉變成脂肪,在腹部堆積。 ·不吃剩菜剩飯:為了不浪費.每次都把碗裡和盤裡的剩飯剩菜。送進肚裡,不長胖才怪呢? ·每種食物都有缺點,多吃不但無益,反而有害:體重越重,食量越大,各種食物的缺點的表現機會就越大,身體受害的機會就越多。地球上的生命.幾乎都是靠吞噬其他生命。才能維持。形成了食物鏈,但沒有一種生命,注定是其他生命的魚肉,即使是蔬果,都有毒害動物的天然化學物 質,以求自保。 ·意志力較弱的胖子:應善用他人之力。達到減肥的效果.例如找個可靠的減肥顧問.協助維持理想的體重。 ·飯局可參加,但要慎選盤中物進食;少脂肪和少澱粉的食物,還是可以吃. ·限鹽:鹽是最容易吸水的物質。口味重的人,一定要喝很多水,四杯水就有l千克重,此即有許多人說喝水也長胖的原因。其實,喝水是讓人增重,不是讓人長胖。故除去過多的水分就可減重。 ·限酒:酒精是次高熱量的食物,其熱量僅次於脂肪。

Next